自来红

自来红是最好吃的月饼,没有之一。

【EC】Spring Spring 春泉 番外-FirstNight第一夜

yuefreya:

番外 First Night


 


号称自己不会醉酒的人往往第一个醉倒。


 


夜还未深,Erik就已经开始控制不住Charles,看着他从椅子上跌跌撞撞站起来然后跳上桌子,骑士们都哈哈大笑的看着他。老实说贵族很少端着酒杯出席这种非正式宴会,尤其是三等或者四等骑士在乱哄哄的酒肆里交流着粗俗故事的这种,他们通常避之而不及。


 


是Charles执意要跟去,他一来好奇,二来也没什么人管教他。


 


但是来自低等骑士的嘲笑看起来惹怒了他,激怒一个人可以达到一点效果,比如逼着他喝下了第三杯麦芽酒,他翻过手擦了擦嘴,眼神都有些发花了,但嘴巴还不饶人。


 


“是第三杯了!”他有些愤怒的打了个酒隔,“你——你说我不能喝,可你连一杯都没喝完!”可他的声音沙沙的太柔软,生气都让人感受不到什么威胁。于是Charles打开Erik拉他手腕的那只手,爬上了桌子,他的蓝眼睛因为生气而泛着水光。


 


Erik看他按住了太阳穴,发红但漂亮的眼梢被提起了一些,然后指着其中一个捧着肚子笑的骑士说,“你,三十二岁还打光棍,你母亲喜欢喊你小杰杰,经常抱怨半夜还要起来给你盖被子。”


 


骑士愣住了,脸一下子红了。


 


接着他又转向另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,他正拍着刚刚被Charles揭穿老底的骑士疯狂的笑着,“而你,刚刚说什么像我这样的贵族连剑都举不起来,但明明你自己的剑术是整个骑士队垫底的。”


 


山羊胡子停止了嘲笑,手悬在了空中。


 


读心者又转向了另一个,再次打了个酒嗝,但这次大家都停止了笑声,露出有些害怕的眼神——谁都担心被揭老底。一个略微发胖的骑士有些愤怒地拍了拍桌子,“贵族就不该来参加这种聚会,”他煽动其他骑士,“把他轰出去!”


 


“哦,”于是Charles逐渐变浅的眼睛又转向了他,舔了舔嫣红的嘴唇,“你——”


 


Charles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,恼羞成怒的胖骑士已经将手按在了自己的剑柄上,但他没有能拔出来,Erik已经像闪电一样向他丢出了一把匕首,匕首上写着“尊严与荣耀”,扎在了胖骑士面前的木桌上,他的眼里闪着警告,“不要,碰他。”


 


他端起杯子喝完了最后那点啤酒,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站起来,经过那些目瞪口呆的骑士们,然后从桌子上一把捞走了站都站不稳的Charles。


 


**


 


吹了些风以后读心者终于清醒了点,而清醒让Charles一下子羞愧极了,他窝在Erik的怀里,拉着他的斗篷挡住吹响哨音的夜风,也同时自欺欺人的遮住了自己的脸。


 


闪电缓步走在碎石路上,这条路通往内城贵族们的府邸,Xavier那所古老的庄园就在内城东侧,靠近一小座小斜坡的地方。山坡上开满了层层叠叠的紫色小花,但夜色下浪漫却不是那么清晰,而越不够清晰,往往也就越容易浪漫。Charles嗅着Erik斗篷的气味,透着一点泥土的芬芳,而他的胸膛是如此的宽厚,那让他像枕在一座高山上,星子从斗篷的缝隙里落进来。Charles有些贪婪地想这段路永远走不到尽头就好了。


 


但尽管他夜夜如此奢望,Erik仍然在庄园门口停了下来,他说,“Charles,我们到了,”接着就跳下了马。


 


Charles借着酒意有些装傻,他骑在马上,侧过头无视了Erik伸过来想要扶着他下马的手,而是望着Erik一言不发。他的海色斗篷显得有些皱,之前一直压在他和Erik的身体之间,现在甚至还透着他们的体温,现在体温就像要消失的魔法般在夜色中舒展开。


 


“Charles?”Erik轻声的问,夜幕下,他的灰绿色眸子显得深邃无比。谁说深邃里藏得住期待,某种,他一直抑制着的期待。


 


“为什么不送我上去呢,Erik。”蓝眼睛的Omega脸上好似全部都是清纯的邀请。


 




中间部分当然是点我。




**


 


他夜半才醒来,醒来时Erik的胸口在他的头颅底下沉寂而温暖。因为发出了动静,所以Erik也醒了过来,他有些迷糊的咕哝着,但没有忘记在Charles的头顶亲了一下。


 


Charles感到自己脖子上的刺痛,他伸手摸了摸那里,接着双腿之间黏糊糊的不适让他红着脸记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,虽然有些小失望,但那也算是属于Erik的“印记”了。这想法使他幸福而满足,他向Erik怀里又挪了挪。


 


“你还没告诉我我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,”尽管知道Erik需要休息,Charles仍然兴奋得停不下来。


 


“没什么味道。”Erik梦呓一般回答。


 


“是吗,”Charles轻声说,他掰开Erik的手指,然后将自己的手和他的手放在一起,十指相扣,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,“我还以为会有什么特别的——”


 


“睡吧,Charles,夜深了。”Erik打断了他。


 


“好吧,好吧。”Charles听话的闭上眼睛,小腿却还是不安分地在Erik的腿上轻微的磨蹭。他多么希望Erik还没有睡着,他还有许多话没有跟Erik说,虽然他们昨天也见过面,明天也可以见面,但他心中充盈的感情真的根本承受不住。他好爱Erik,无论他是不是贵族,无论和他的相爱是否会带来灾难。他太满足了,满足得就像天幕上数不清的繁星,他坠入繁星深处,身体轻盈得要飘起来。


 


“你是雨水的味道,Charles,让人无处可逃。”


 


就在Charles觉得自己稍微平静一点之前,Erik突然说。


 


但他下一秒就装作自己已经睡着了,他实在不擅长这种情话。Charles的信息素究竟是什么味道,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,他只是无法招架Charles的喋喋不休,他实在是太可爱了。况且,Charles的发情期会持续整整七天,而日子还长呢。


 


 


——FIN——



评论

热度(209)